每日一文
最后更新时间:8月21日

王小波
王小波 参与了话题 有与无 181围观 2019-03-28 0推荐  0赞 

我靠写作为生。有人对我说:像你这样写是不行的啊,你没有生活!我虽然长相一般,加上烟抽得多,觉睡得少,脸色也不大好看。但若说我已是个死尸,总觉得有点言过其实。人既没有死,怎么就没生活了呢?笔者过着知识分子的生活,如果说这种生活就叫做“没有”,则带有过时的意识形态气味——要知道,现在知识分子也有幸成为劳动人民之一种了。当然,我也可以不这样咬文嚼字,这样就可以泛泛地谈到什么样的生活叫做“有”,什么样的生......

张抒
张抒 参与了话题 无人看管的面包圈 152围观 2019-03-27 0推荐  0赞 

这是一个关于面包圈的真实故事。20世纪80年代,美国有一个名叫保罗.费德曼的农业经济学家,他曾经领导一个研究所为美国海军分析武器开支。这个研究所的收入来源于各种各样的研究合同。每拿到一个研究合同时,费德曼总会买点儿面包圈分给大家,当做一种奖励。 后来费德曼渐渐养成了习惯,每到星期五都会在办公室里放一筐面包圈,让大家随便吃。办公楼里其他单位的员工知道了,有事没事也都过来拿几个面包圈。筐很快就见底了。......

海明威
海明威 参与了话题 好狮子 164围观 2019-03-26 0推荐  0赞 

从前有一头狮子,跟别的许多狮子一起在非洲过日子。别的狮子都是坏狮子,每天吃斑马,吃角马,吃各种各样的羚羊。有时这些坏狮子还吃人。吃斯瓦希里人,吃恩布卢人,吃万多罗博人,特别还喜欢吃印度商人。印度商人个个身体肥壮,很对狮子的口味。 可是,这头因为生性善良所以招得我们喜爱的狮子,背上还长着翅膀。就因为它背上长着翅膀,所以别的狮子都要拿它开心。 “看它背上还长着翅膀哩,”它们老爱这样说,说完大家就都哈哈......

村上春树
村上春树 参与了话题 你想要一份完美的爱? 175围观 2019-03-25 0推荐  0赞 

“你想要一份完美的爱?” “也不是,我没有资格要求那样,我追求的是一种单纯的真情,一种完美的真情。比方说,现在我跟你说我想吃草莓蛋糕,你就丢下一切,跑去为我买!然后喘着气回来对我说:阿绿!你看!草莓蛋糕!放到我面前。但是我会说:哼!我现在不想吃啦!然后就把蛋糕从窗子丢出去。我要的爱情就是这样的。” “但是我觉得这和爱情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嘛!”我稍稍愕然地说道。 “有啊!只是你不知道罢了。”阿绿说道,“对女人来说,这其中有很重要的意义!”

米洛斯拉夫.茹拉夫斯
米洛斯拉夫.茹拉夫斯 参与了话题 一只背袋 159围观 2019-03-24 0推荐  0赞 

我妻子说:男人从亚当夏娃时代就和女人住在一起。奇怪的是男人对女人的了解并不比那时的亚当多多少。到了今天,男人看女人,还像是初次见到,甚至连最简单的东西,比如女人的眼泪都不懂。我童年时经历过这样一件事,至今难以忘怀。 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父亲上前线去了,母亲独自一人带着我和妹妹,住在里沃夫城外的一个小村子里。 当时,我和妹妹还小,记不清父亲的模样了,只从照片上见过。不过,母亲总是给我们讲起父亲。......

野夫
野夫 参与了话题 残忍教育 164围观 2019-03-23 0推荐  0赞 

残忍,对人而言,究竟是作为动物的天性,还是家族血统的遗传?是某个特殊社会的迫使,抑或是个人教育的缺欠。我们是不是可以套用托翁的一句名言——所有的善良都是基本相似,而残忍却各不相同。 许多年前,我还在禁中时,母亲来信——我的女儿(当时不到六岁,也不识生父)性格变得有点乖戾。比如,她会用一壶开水慢慢倒进小鱼缸,看那些鱼绝望挣扎又无路可逃,最后被烫死。母亲对此充满忧虑,老人在这一纯粹的孩提游戏事件里,看......

雷蒙德.卡佛
雷蒙德.卡佛 参与了话题 谎话 157围观 2019-03-22 0推荐  0赞 

“那是谎话。”我的妻子说,“你怎么能相信这种事?她只是眼红,没别的。”她头一甩,眼睛盯着我不放。她还没脱下帽子和外套,因为受到指责而红着脸。“你相信我的话,不是吗?你当然不相信那件事吧?” 我耸耸肩,然后说:“她干吗要撒谎?对她有什么好处?她撒谎能得到什么?”我感觉不自在,穿着拖鞋站在那儿,两只手一张一合,多少感觉有点荒唐,还有点表演的意思。我并非生来就会扮演审问者角色。我现在希望这件事从来没有传......

王小波
王小波 参与了话题 外国电影里的幽默 152围观 2019-03-21 0推荐  0赞 

近来和影视圈里的朋友谈电影,我经常要提起乌迪·艾伦。这些朋友说,艾伦的片子难懂,因为里面充满了外国人的幽默。幽默这种东西很深奥,一般人没有这么大的学问,就看不懂。我说,我觉得这些片子很好懂。他们说:您是个最有学问的人哪。就因为能看懂艾伦的电影,我赚了这么一顶高帽。艾伦有部电影叫做《傻瓜》(Banana),写的也是个傻瓜,走在街上看到别人倒车,就过去指挥,非把人家指挥到墙上才算;看到别人坐在桥栏杆上......

安徒生
安徒生 参与了话题 天上落下来的一片叶子 151围观 2019-03-20 0推荐  0赞 

在稀薄的、清爽的空气中,有一个安琪儿拿着天上花园中的一朵花在高高地飞。当她在吻着这朵花的时候,有一小片花瓣落到树林中潮湿的地上。这花瓣马上就生了根,并且在许多别的植物中间冒出芽来。 “这真是一根很滑稽的插枝。”别的植物说。蓟和荨麻都不认识它。 “这一定是花园里长的一种植物!”它们说,并且还发出一声冷笑。它们认为它是花园里的一种植物而开它的玩笑。但是它跟别的植物不同;它在不停地生长;它把长枝子向四面......

王小波
王小波 参与了话题 迷信与邪门书 163围观 2019-03-19 0推荐  0赞 

我家里有各种各样的书,有工具书、科学书和文学书,还有戴尼提、气功师一类的书,这些书里所含的信息各有来源。我不愿指出书名,但恕我直言,有一类书纯属垃圾。这种书里写着种种古怪异常的事情,作者还一口咬定都是真的,据说这叫人体特异功能。 人脑子里有各种各样的东西,有可靠的知识,有不可靠的猜测,还有些东西纯属想入非非。这些东西各有各的用处,我相信这些用处是这样的:一个明理的人,总是把可靠的知识作为根本;也时......

芥川龙之介
芥川龙之介 参与了话题 猴子 166围观 2019-03-17 0推荐  0赞 

那时我刚刚结束远洋航行,雏妓(军舰上对见习军官的称呼)好容易快要自立了。我乘的A号军舰驶进了横须贺港口。第三天下午,大约三点来钟,响亮地传来通知上岸的人集合的号声。记得该轮到右舷的人上岸了。大家刚在上甲板排好,这一次又突然响起了全体集合的号声。事情当然不同寻常。不了解内情的我们,一边走上舱口,一边互相说着:“出了什么事?” 全体集合之后,副舰长说了大致这样的话:“……最近舰里发生过两三起丢东西的......

梁文道
梁文道 参与了话题 斋口不斋心 160围观 2019-03-16 0推荐  0赞 

如果按照正常的标准来看,我大概很快就要丧失撰写饮食文章的资格,因为我素食的倾向愈来愈强,搞不好那天就要开始守斋戒了。 然而,我又很能体会蔡澜先生未能食素的心境。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这种经历,如果一桌人坐下来点菜,其中一个事先声明吃斋的话,邻座可能会觉得自己被人冒犯了。为什么?因为素食者总给人一种异样的道德优越感,总是使人以为他的伦理标准比较高,自律能力比较强。而大伙吃饭本来是件很愉快甚至很纵欲的一件......

刘瑜
刘瑜 参与了话题 他在爱情下寻找自我 158围观 2019-03-15 0推荐  0赞 

哈利先生26岁,他有个两岁的儿子和怀孕六个月的妻子。他曾是全国篮球明星,但目前在超市里卖果皮刀。哈利开车狂奔在高速公路上。这是一个普通的郊外黄昏,他本来应该去爸妈家接儿子的,但是他突然希望明天早晨能够醒在一片白色沙滩上,于是他拐了一个弯,拐上了高速公路。哈利此刻很累,因为他在公路上迷路了,因为他开了很久还是在美国东北无穷无尽的小镇上。时间是1959年,哈利先生的外号叫兔子。 《兔子快跑》是厄普代克......

王小波
王小波 参与了话题 爱你就像爱生命 150围观 2019-03-14 0推荐  0赞 

我现在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,就是每三二天要找你说几句不想对别人说的话。当然还有更多的话没有说出口来,但是只要我把它带到了你面前,我走开的时候自己就满意了,这些念头就不会做再折磨我了。 我现在不坏了,我有了良心。我的良心就是你。 我的灵魂里有很多地方玩世不恭 ,对人傲慢无礼,但是它有一个核心,这个核心害怕黑暗,柔弱得像绵羊一样。只有顶平等的友爱才能使他得到安慰。你对我是属于这个核心的。 我是爱你......

刘瑜
刘瑜 参与了话题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 156围观 2019-03-13 0推荐  0赞 

前两天有个网友给我写信,问我如何克服寂寞。 她跟我刚来美国的时候一样,英文不够好,朋友少,一个人等着天亮,一个人等着天黑。“每天学校、家、图书馆、gym、几点一线”。 我说我没什么好办法,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克服过这个问题。这些年来我学会的,就是适应它。适应孤独,就像适应一种残疾。 快乐这件事,有很多“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”的因素。基因、经历、你恰好碰上的人。但是充实,是可以自力更生的。罗素说他生......

奥斯卡.王尔德
奥斯卡.王尔德 参与了话题 多美的故事 251围观 2019-03-12 0推荐  0赞 

一个英俊的少年,天天到湖边去欣赏自己的美貌。他对自己的容貌如痴如醉,竟至有一天掉进湖里,溺水身亡。他落水的地方,长出一株鲜花,人们称之为水仙。 水仙少年死后,山神女神来到湖边,看见一湖淡水变成了一潭咸咸的泪水。 “你为何流泪?”山林女神问道。 “我为水仙少年流泪。”湖泊回答。 “你为水仙少年流泪,我们一点也不惊讶。”山林女神说道,“我们总是跟在他后面,在林中奔跑,但是,只有你有机会如此真切地看到他......

阿尔丰斯·都德
阿尔丰斯·都德 参与了话题 柏林之围 155围观 2019-03-11 0推荐  0赞 

我们一边与韦医生沿着爱丽舍田园大道往回走,一边向被炮弹打得千疮百孔的墙壁、被机枪扫射得坑洼不平的人行道探究巴黎被围的历史。当我们快到明星广场的时候,医生停了下来,指着那些环绕着凯旋门的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中的一幢,对我说:“您看见那个阳台上关着的四扇窗子吗?八月初,也就是去年那个可怕的充满了风暴和灾难的八月,我被找去诊治一个突然中风的病人。他是儒弗上校,一个拿破仑帝国时代的军人,在荣誉和爱国观念上是......

贾平凹
贾平凹 参与了话题 孤独地走向未来 151围观 2019-03-10 0推荐  0赞 

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,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。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,而是无知己,不被理解。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,偶尔作些长啸,如我们看到的兽。 弱者都是群居着,所以有芸芸众生。弱者奋斗的目的是转化为强者,像蛹向蛾的转化,但一旦转化成功了,就失去了原本满足和享受欲望的要求。国王是这样,名人是这样,巨富们的挣钱成了一种职业,种猪们的配种更不是为了爱情。 我见过相当多的郁郁寡欢者,也见过一些把皮肤......

汤玛斯.弗里德曼
汤玛斯.弗里德曼 参与了话题 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一座城市 161围观 2019-03-09 0推荐  0赞 

西欧好比养生安老中心,垂垂老矣的人口由土耳其来的看护照管吃喝拉撒。 美国则像门禁森严的豪宅区,社区的前门装有金属探测器,好多男女在前院里埋怨外人都很懒,后墙其实有个小缺口,供墨西哥劳工等精力充沛的移民翻爬进来,协助社区的正常运作。 拉丁美洲是找乐子的地方,一大堆夜店舞厅,晚上十点开始上班,人人睡到日上三竿,很是有得玩,夜店舞厅之间却没其他生意,只有智利那条街例外。这一区的地主几乎都不把赚的钱再投资......

星新一
星新一 参与了话题 奇妙的喇叭声 273围观 2019-03-08 0推荐  0赞 

一天傍晚,有位客人来到了F博士家。他开口就说:“最近,您上哪儿去了?” 博士回答道: “上内地去探险啦!一路上,翻越了许多山林,真是一次非常愉快的旅行!” “你们的旅行队规模一定很大吧?” “不,不!就我跟向导两个人。” 听博士这么一说,客人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色。 “这不可能,在途中,遇到可怕的动物怎么半?” “沿途倒是遇到过许多野兽,不过,把它们赶走不就行了吗?” “要赶走野兽,也得好多枪支弹药......

APP

下载浮生APP

浮生公众号

反馈